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加拿大传奇富豪和他的传奇古堡

2022-11-29 21:44:11 2389

摘要:卡萨罗马(CASA LOMA)古堡位于加拿大多伦多市Davenport Rd 路以北的安尼克斯社区奥斯丁台一号,是20世纪初多伦多市金融界巨子工业家兼军人亨利.柏拉特的私人豪宅。生性浪漫的亨利在年轻时就立下了要在俯瞰多伦多全景的山顶修建一座...

卡萨罗马(CASA LOMA)古堡位于加拿大多伦多市Davenport Rd 路以北的安尼克斯社区奥斯丁台一号,是20世纪初多伦多市金融界巨子工业家兼军人亨利.柏拉特的私人豪宅。生性浪漫的亨利在年轻时就立下了要在俯瞰多伦多全景的山顶修建一座“中世纪城堡”的梦想。当他功成名就腰缠万贯之时,特别聘请了当时声名远播的E.J.Lennox设计了这座外观奇特的古堡。卡萨罗马是西班牙语“山顶上的房子”的意思。

1911年的多伦多,是爱德华时代的巅峰期。这座城市从七年前大火中浴火重生。一家家剧院和博物馆在一度荒凉废墟的市中心平地而起。电力让这座城市灯火辉煌并为电车提供能源。城市人口因蜂拥而来就业谋职的大量移民而迅速膨胀。

在这座山顶上,亨利.柏拉特的梦想之家正如火如荼地建设中。在历时三年、动用三百位工匠、斥资数百万后,亨利.柏拉特的梦想之家终于成真——城堡内有39间盥洗室,98间不同功能的华丽房间,5000盏电灯和40名仆人。

亨利.柏拉特是一位深谋远虑的企业家。20世纪初,亨利从土地、铁路到人寿保险和水力发电的各种产业获利。他曾带领皇后亲卫火枪队,加拿大第二历史悠久的军团,将它塑造成国家的荣耀。他慷慨捐赠各种慈善机构,包括圣约翰救护会、圣乔治公会及葛丽斯医院等。他曾获爱德华七世授予爵士头衔。据说,他曾一度掌控加拿大四分之一的经济。亨利与夫人在这座城堡里生活了九年,当他想进军地产业时惨遭失败,破产了的亨利和夫人因无力支付这座古堡的日常开支,不得不将自己苦心营造的城堡交给政府,合家搬出了这座古堡。风光不再,穷困潦倒的亨利,离世时几近不名一文。然而,他对美好人生的憧憬,仍然长久留存在这座耗尽他大量财富的卡萨罗马上。

自1937年起,卡萨罗马由基旺尼斯俱乐部负责运营,如今,据说该古堡已经交给加拿大政府管理和经营。

毫无疑问,卡萨罗马古堡是令人赞叹而传奇的,特别是古堡中那传奇的浴室,但令人印象深刻的还不仅这些,而是关于古堡主人戏剧般的传奇人生。

走进这座1910年开始建造的古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楼大厅。壁炉左侧是加拿大艺术家罗伯特.哈利斯为他绘制的画像,展现了柏拉特在事业巅峰时期,作为多伦多上流社会精英份子的真实写照。

这间大厅曾是当年卡萨罗马的正式迎宾区,是按照18世纪英式建筑设计,屋顶挑高达65英尺。西面墙壁的装饰和古老的吊灯,彰显着那个年代的豪华。试想,当亨利夫妇乔迁新居之初,在此举办Party宴请宾朋,楼道铺满红地毯,四处弥漫着鲜花的芬芳,华灯齐放,华尔兹乐曲声响起,绅士淑女翩翩起舞,在这灯红酒绿中这座古堡是否流光溢彩尽显奢华?

古堡的天花板是哥德式复古风格的屋梁。

这哥德式复古风格受到中世纪英国和欧洲教堂的启发,拥有厚重的石墙,高耸的尖塔和拱形的屋顶。

走在古堡内嘎吱作响的木地板上,两侧是幽暗的走廊,让人觉得仿佛时光倒流,镜头也正透过这些褪去繁华的百年建筑,慢慢摇回早已离我们远去的时光。。。

虽然今天把这漂亮的房间称作图书馆,但其实它是家庭活动室,是柏拉特家招待亲友的地方。当然,这间房子得名于左侧靠墙摆放的玻璃书柜,建房规划时计划要摆放一万册书。实际上柏拉特家的藏书主要是关于园艺、军事和加拿大历史的书籍。

这图书馆有很多独树一格的设计,当你往地面看时,就会发现令人赞叹的人字形加拿大橡木地板。从不同角度看去。。。木质图案会变换颜色。如果朝远程温室方向看,会发现一系列深色和浅色的条纹。但是当您转过身来回头看大厅时深色条纹会变为浅色,浅色细纹则变为深色。在安装期间,柏拉特每天早晨都会察看新铺的地板。他只要听到一点咯吱声,就会对工头说:“您昨晚又把几只老鼠留在那儿啦。”工人们这时就会把不合要求的木板拆下重新铺装。木质地板下面是一层18英寸相当于46厘米厚的水泥结构,足以支撑较重的军用机械。那是亨利.柏拉特的规划,想在他去世后把卡萨罗马改为军事博物馆。

美丽的石膏天花板是从伊丽莎白时代宫殿获得灵感而建。除了都铎风格的半身画像,还镶嵌着的亨利和妻子玛莉徽章的石膏浮雕。带有一个圆圈和三只小鸟并排行进的浮雕代表着柏拉特家族和道格森家族的联合。带有单个圆圈的徽章是柏拉特的,下面是一个刻有法语词“尽其所能”的小旗子,这也是柏拉特一生奉行的座右铭。

站在这里拍张婚纱照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这是温室,是柏拉特在卡萨罗马最喜欢的地方之一。两侧的古铜门是一座意大利别墅大门的仿制品。上面装饰着希腊古瓮,丰收之角满载着呼之欲出的丰硕花果。但最妙的是制作技术,如果打开门就会看到铜门可以与玻璃分开,便于彻底清洁玻璃。据说,柏拉特当时买它们的价格大概是每扇门1万元,今天如果要更新或复制这些门,价格大概是每扇13万左右。

当年的温室是亨利用于养育奇花异草的地方,可控温控湿的建造十分考究,高大的玻璃窗和穹顶都极其精美,造价不菲。据说,亨利夫妇当年经常邀请亲朋好友在这里欣赏他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花卉珍品,更有一些社会名流慕名而来求观。为此癖好她们常常耗费大量金钱,这也是造成古堡难以为继的原因之一。

亨利.柏拉特是个很认真的园丁,他特别对自己从巴西进口的兰花情有独钟,豪宅的温室和花园里长年生长着各类获奖花卉。花是从温室通过隧道运过来放在房间两侧的蕨类花池里。这些花池表面镶有安大略省班克罗夫特的大理石,泥土下面是蒸汽管,所以在冬季这些植物也被细心地呵护保温。

现在看到的是1915年时温室的样子,柏拉特把它叫做棕榈屋。房间四处开满菊花。地板是意大利大理石铺成的。向上会看到最壮观的彩绘玻璃穹顶、葡萄藤、葡萄架和绿叶。所有彩绘玻璃都是从后方照明,柏拉特找到了一种日夜照亮圆屋顶的绝妙方法。

作为一位有远见的企业家,亨利.柏拉特早在1883年就率先使用电能和电力照明。在建造卡萨罗马时,他处处都注意使用新技术。传统上,欣赏彩绘玻璃的美丽灿烂需要阳光,但是柏拉特想要随时欣赏圆屋顶丰富的色彩。因此他在上面建了一层保护性的屋顶,并且在后面装上了电灯,而不是让圆屋顶暴露在太阳光下。阴天时可以把灯打开,将彩绘玻璃的美妙效果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夜间也同样如此。目前,少数原来的灯现在还保留着,但它们再也不会像亨利.柏拉特和他的客人当时那样——只需触动开关就大放异彩了。

古堡的二楼是柏拉特家和客人的套房,这间卧室是亨利的私人套房的一部分。注意,这是亨利的套房而不是亨利和夫人玛莉共住的套房。因为他们各有两个不同的生活和起居空间。这在今天看来很不寻常,但在爱德华时代就不足为奇了。如果您很富裕,就能有自己的卧室和客厅。拥有自己的空间绝对是件很奢侈的事情。最美妙的是当向上看天花板时,会看到美丽的石膏细节,幼嫩的蓝莓枝上布满蓝莓,很有加拿大特色,真是神来之笔。

亨利的卧床下竟然还有一门小型的铜炮,可见其对军事的痴迷。

亨利的古董卧榻,床头柜上的台灯是亨利特别喜欢之物。

这间浴室代表着1912年现代化的最高水平。在多伦多拥有一间设备齐全的浴室很不寻常,但柏拉特要的不仅是浴室,他要的是最现代化、最先进的浴室。这间集洗手间、功能齐全的浴缸以及类似今天水疗吧的淋浴间,堪称“最传奇的浴室”。因为当时多伦多的居民还没有用上自来水,而亨利却能提早享受到这些先进的自来水喷淋装置。

这个可以四周喷水按摩人体全身的淋浴房于现代人而言,不足为奇。然而,在一百多年前这就是当时最先进的奢侈品了。六个全身喷头,每个都由独立的水龙头控制。想象一下,柏拉特让佣人在他淋浴前调节每个喷头的水温,墙和地面由意大利大理石装饰,大理石浴室不仅象征财富,对健康也有益处。维多利亚时代和爱德华时代的人都知道,如果浴室有大量纺织品会滋生细菌、真菌和霉菌。因此,健康卫生的浴室,要用大理石和瓷砖。

柏拉特还给卡萨罗马的家中佣人提供了三间白色瓷砖浴室,在20世纪初,为家佣提供这些设施相当少见,大多数工人仍然使用户外设施。

柏拉特夫人的套房比她丈夫的宽大许多,一间卧室、一个很大的起居室和日光屋。。。现代浴室和衣橱。1882年他们结婚时,玛莉26岁,比亨利大两岁。三年后,他们唯一的孩子Reginald出生。玛莉.柏拉特是一位害羞的女子,虽然她很坚强,也有极佳的幽默感,从照片上看,她与丈夫亨利看上去很般配。柏拉特女士被认为是艺术界的权威,拥有大量Wedgewood陶器收藏。鉴于这一爱好,亨利为她的卧室粉刷成白底带淡蓝色镶边,这种色彩的灵感来自于传统的Wedgewood陶器。

玛莉.柏拉特是女童子军运动的忠实拥护者,1912年,她成为加拿大女童子军的首席专员。玛莉通常会在夏天,外面天气晴好时,在卡萨罗马为女童军举办集会活动,如果她不想下楼来招待她的客人,她可以从这间房间的阳台上观看这些女童军在草地上集会的情景。

与卧室相通的柏拉特夫人玛莉的起居室。

夫人的卧室,室内陈设淡雅中尽显富贵。

夫人的卧室还通向她的专用豪华卫生间。如此互通又相对独立的卧室,两间起居室和卫生间构成了玛莉.裴拉特日常活动的私密空间,当年上流社会豪门贵妇的闺阁生活由此可见一斑。

一家三口的服装展柜。

夜幕低垂时,没有几位知己相伴,在这座98间客房,18万平方英尺(约合16723平方米)的大房子里又会有什么乐趣呢?柏拉特家族在古堡的二楼有五个完整的客人套房。这间含有卧室、衣橱、浴室和起居室的套房以中式风格建造,从这间房足可看出亨利对中国漆木家具情有独钟,他收集了许多中国漆木家具并用这些家具布置了这间客人套房。房间墙壁装饰着东方风格的花纹,中央摆放着一个中国漆木大床,矮柜和中国瓷罐等。

昔日的餐厅

装潢典雅的餐厅

随着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柏拉特的财富也开始削减。他听信多伦多市即将扩建的说法,将重金投入到多伦多城外的土地投资中去。但是战争和二十年代初期发生的经济衰退,令这些不动产蒙受了巨大损失。紧接着,市政府将卡萨罗马的房产税从每年600元提高到12000元,这笔钱相当于今天的156000元。

柏拉特斥重资投入到银行业中,而银行业也将大部分资金投资到柏拉特的资产上去。支持他生意的大量贷款都来自加拿大家庭银行,而随后这家银行宣告破产,导致无数人身陷绝境,这其中也包括柏拉特。

打字机静静地躺在写字台上,仿佛在寻找旧时光。

通向各个房间的二楼走廊,走廊的另一侧是亨利和夫人的两大套房及客人套房。

这间套房取名为温莎寝室,以英格兰皇室家族温莎氏命名,是亨利为他所尊敬的英国王室准备的客房。他希望某一天英国王室有人光顾多伦多时,能下榻他的古堡,以此表达他对大不列颠王国的忠诚。

这是“天使床”。如果仅以床的大小来评判,此床当属“小儿科”。如今我国境内流行的1.8米宽的大床已经普及到寻常百姓家。而此床的精美,在乎于它的油漆、雕花、纹饰的风格和品位,它表达了一种浓郁的欧洲风情。这张床最为独特之处是它由胡桃木制成,它的历史或许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早期。此外,还使用了所谓的威尼斯装饰。欣赏这张床时,会看到各类经典理念的融合。床的四根支柱上都刻有四个小天使,小天使脚下踩着像蛇一样的东西,不过实际上这并不是蛇,而是海豚。当然说到海豚就会联想到小天使,然后联想到爱神维纳斯。

整个维多利亚时代都充斥着极致的精巧和极度花俏的设计,而这张床正可以归入此类。如今,游客们看到这张床,经过一定的粉饰和装饰之后,看起来十分华贵。

位于二楼的圆型房间,曾经是亨利和挚友亲朋品酒聊天议事的房间。新古典派石膏装饰与淡黄色墙壁展现出18世纪苏格兰著名建筑师罗伯特.阿当的影响。

三楼走廊和一些房间现在用作展馆。当年的观景室、40名佣人的寝室等都在这层楼上。由于时间关系,古堡的许多房间都没能涉足,如观景房、楼顶俯瞰多伦多市景等等,留下了些许遗憾。或许,某一天我还会再来这里的。

在1913年至1923年柏拉特夫妇居住的九年间,大厅和二楼之间一直没有固定的楼梯连接。柏拉特原本打算用大理石楼梯,原来的楼梯从苏格兰起运,但在途中因第一次世界大战丢失,因此从未安装到卡萨罗马大厅里。现在看到的楼梯是古堡在1925年改建为旅馆时匆忙建造的。那时,墙面用石灰勉强粉刷,与柏拉特最初设想的哥德式复古风格深红色石膏和镶板相去甚远。

1924年,由于无力再支付卡萨罗马的支出费用,柏拉特夫妇搬离古堡,并将其中多数物品进行了拍卖。这次迁居对柏拉特夫人来说是难以承受的打击,在离开尚未竣工的古堡不到一年,她就因心脏衰竭离开了人世。尽管遭受1920年代初期的财务困境,柏拉特还不算是个穷人,他名下仍有一些资产,并再娶了一名富婆,搬出古堡的柏拉特与几位投资人公布了将卡萨罗马改建为豪华酒店的计划,他们对古堡的装潢进行了一些改变,尤其是对大厅部分。这些扩建的构想最终没能实现,因1929年的股市崩盘而告终。

不过在1920年晚期,卡萨罗马酒店的一楼大厅却摇身一变,成为多伦多餐饮跳舞的好去处。

古堡大厅和图书馆曾一度成为夜总会,人们穿上他们的舞会晚礼服、燕尾服以及其他晚宴服饰,特别是在除夕夜到来之际和万圣节之夜,可以在这里通宵达旦尽情舞蹈。

站在夹层阁楼上,俯瞰整个古堡大厅,就会看到一架管风琴。

走出橡木室来到撞球室与吸烟室,这里是柏拉特的私人空间,一个专属于绅士的私人空间,就算他的夫人也不会来打扰。在这里他能够和朋友们放松地坐在一起交谈,多数情况下,亨利会和他的建筑师朋友Lennox在此相聚。他们一起在古堡里抽雪茄、香烟、喝酒或者在亨利顶级的撞球台上打上一局。这是一场从来没有结局的比赛,有时他们曾连续几周进行比赛,却毫不在意胜负。

亨利柏拉特对于底层空间的利用有着非常宏伟的设想。他设想在地下室建造一个室内游泳池、一个火枪射击场、一个供他健身专用的健身房,甚至连保龄球道他都想到了。但真正在地下室完整建造起来的只有一个大型洗衣房以及贮存着上千瓶佳酿的酒窖。这两者都无法对外开放参观。现在展出的酒窖是地下酒窖原貌的复制品。酒窖反映了亨利对酒的嗜好,还体现出他对新技术的热情,酒窖内设有冷却系统,藏酒用氨水来冷却。在对游泳池进行规划设计之时,亨利将他的想象力发挥到了极致。他想象要建设一座大理石围边的游泳池,想象利用天井(现已被封藏)为游泳池引入自然日照。他想象金色的天鹅栖息在游泳池边,让他的每次畅游都成为精致的体验。不过,悲哀的是,这些设想未能实现。

1937年,亨利柏拉特已经快80岁了,而且已经身无分文,只能寄宿在他之前一位司机位于多伦多郊区Mimico的平房里。至于卡萨罗马,在整个1930年早期完全是闲置的。天花板和墙壁都在不断老化,鸟儿和松鼠们在未供热的房间中安家。多伦多市政府因其未缴纳不动产税而将其收归公有,此时市政府不得不决定要如何处理古堡。1937年基旺尼斯俱乐部将卡萨罗马以旅游景点对外开放,使古堡中不少房间恢复了往昔的光彩和美丽。当亨利应邀参加重获生机的卡萨罗马晚宴时,憔悴且两鬓斑白并拄着拐杖的亨利.柏拉特高兴地夸赞俱乐部对他的梦想之家的计划:“当初我修建卡萨罗马的目的就是提供一个人们可以在这里玩乐的地方。你们的俱乐部达成这个目的,并且将为无数人带来开心与快乐。再也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处理办法了。”有照片记录,早已英雄迟暮的柏拉特站在一幅自己年轻时的肖像面前,几乎能看到应邀故地重游的亨利眼中的泪花。。。

亨利.柏拉特卒于1939年3月8日。尽管命运逆转,遭逢不幸,皇后亲卫火枪队还是为亨利举行了完全军人式的葬礼。同时,数以千计的普通多伦多市民列队道路两旁,向这位多伦多最知名的市民送上最后的敬意。他们来到街上,脱下帽子。当送葬仪队经过时,人们似乎还略略低下了头。大家突然意识到柏拉特真是个大人物啊!同时也对他为这座城市所作出的诸多贡献心存感激。这场特殊的葬礼是多伦多历史上规模最为宏大的葬礼。

---------------------

无羡旅行为你搜罗全球的美食、美景和旅行攻略。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博无羡旅行,微信公众号无羡旅行,每天给你好看!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